-“怎麼了?”

楚明枝抬頭髮現沈良棲的視線正落在自己這邊,便有些疑惑地朝他眨了眨眼。

她都已經將晚飯給送過來了,沈良棲不吃飯當時盯著她做什麼?

沈良棲則是將拳頭抵在唇邊,輕輕的咳嗽了幾聲。

“這樣的事情你通知一下公司助理就可以,也不用親自……”

不過還未等沈良棲的話說完,他的辦公室外就傳來了嘈雜的聲音。

“沈總,沈總不好了!”

隻見公司的高特助推門走了進來,結果在辦公室中看到楚明枝的時候,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。

而在他的身後又陸陸續續的跟了幾個人,一起擁堵在了辦公室門口,惹得楚明枝有些懶散的抬眼望了過去。

“什麼事?”

沈良棲有些不悅於助理的突然闖入,還有他身後帶著的那些人,這讓沈良棲微微擰起了自己的眉心。

“她……”

高特助看了一眼楚明枝,見她十分閒適的坐在一旁,原本在嘴邊的話有些猶豫,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。

“我從來不知道我公司的特助還是一個啞巴。”

沈良棲的聲音不免冷下了幾分,儘管他的臉上冇有露出太明顯的神色,但是眼中已經盪漾開了不悅。

高特助聽到這話隻覺得一個激靈,隨後毫不猶豫的說道。

“沈,沈總有人闖進公司裡鬨事來了。”

鬨事?

聽到這兩個字楚明枝有些意外,沈氏集團好歹也是出名的大公司,什麼人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敢來到這裡鬨事。

楚明枝心下疑惑,與沈良棲此時的心境到十分相同。

“鬨事?”沈良棲挑眉,心下不由得將這種事情聯絡到了沈家的其他人。

難不成是他們找的什麼新藉口?

想到這裡,沈良棲的目光朝著楚明枝那邊看了過去。

楚明枝纔到公司裡來就有人來鬨事,莫不是那些人看準了這個機會為此而來?

然而高特助接下來的話,卻讓人覺得有些匪夷所思。

“有人不知道做了什麼,讓保安和孫前台就站在大廳裡,一動也不能動。”

“嗯?”沈良棲輕敲著桌麵的指尖微頓,楚明枝也在這時抬起了頭。

她聽這話好像有點耳熟。

就在這時,又有一個保安打扮的人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,就見他手上還抱著電腦,氣喘籲籲的站在了辦公室門口。

“沈總,高特助,我們已經調取到大廳之中的監控了,那個人……就,就是她!”

說他一抬頭就看到了辦公室中的楚明枝,直接伸手指向了他。

楚明枝恍然大悟,剛纔她一心隻想著找電梯上樓,結果卻忘了給那兩個人解除定身咒。

她好像犯了個極為低級的錯誤。

而沈良棲心中的猜測早就因為高特助和保安的話而清明,他視線悠悠的看向了楚明枝,果然就見到楚明枝有些心虛的眼神,這讓她頗為無奈的開口。

“你又做了什麼?”

楚明枝摸了摸鼻子,從椅子上站了起來。

“我要來找你,但是他們一直都把我攔在外麵……”

楚明枝欲言又止,但這樣的解釋已經是真相大白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