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60章

-正廳內,墨祈淵親自接見了顧湛。

顧湛身量頎長,麵容清俊,舉手投足之間給人一種斯文儒雅的感覺,倒是跟他的名號“玉麵閻羅”極其符合。

他的身側,顧嫣然安靜地站著,隻是她太過瘦小了,像隻營養不良的小貓兒,一看就讓人心疼。

此時,顧湛將帶的禮物命人獻上,雙手抱拳:“四王爺,今日下臣特意帶小女來感謝四王妃的救命之恩。”

墨祈淵掃了眼顧湛來的禮物,這禮卻是不輕,明顯是想用送禮來撇清關係。

墨祈淵眯起了眼,墨明煦笑著上前,朝顧嫣然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:“小娃娃,後園裡正唱戲,你想不想隨本王一道去看看。”

顧嫣然怯生生的,先是看了顧湛一眼,然後才緩慢地點了一下腦袋。

“下臣還有事,那小女就拜托六王爺了。”顧湛並冇有因此留下,態度疏離,抱拳告辭。

等顧湛離開,讓管家帶顧嫣然先去戲台那邊後,墨明煦方纔開口。

“四哥,跟預測的一樣,顧湛今日登門,也隻是走個過場,還是需要南境神醫。”

墨祈淵掃向墨明煦:“前幾日你不是說,已經有了南境神醫的線索。”

墨明煦說到這就是一喜:“是的四哥,這事我正準備跟你報備。前幾日,有人在黃縣看到了南境神醫,我立即就讓人去找了,冇有想到還真找到了,現在正在趕來帝都的路上。”

這的確是一件好事,墨祈淵眉頭一鬆,認可道:“這事辦得不錯。”

墨明煦臉上笑容擴大,這次是發自真心的。

心想顧湛的事,靠風瀾衣這個醜女人是冇有用的,關鍵還是需要他。

戲園,戲已經在演第三場,風瀾衣睡意朦朧間,聽到有人尖叫,接著一盆水就朝她潑了過來。

事情發生得極其突然,風瀾衣要躲已經來不及了,她幾乎是發自本能地將風瑤、風燁護在身後,側身用袖子去擋。

雖然她的動作已經足夠敏捷,但還是被水潑了一身,不……那根本不是水,而是血。

今日即便風瀾衣穿著一身紅,但衣服前襟上點綴的白色還是被血濺到了,一片片的,看起來觸目驚心,而臉上同樣也冇有倖免。

銀色的麵具同樣被血給弄臟,墨發上也沾惹到了血跡。

事情發生得突然,坐在這邊的全是內宅婦人,立即有人受到驚嚇,現場一片混亂,用來分隔男女的屏風,也因此被人撞塌。

一時間以風瀾衣母子三人為中心,四周再無一人,戲台彷彿在此刻被人搬了下來。

大家都或驚訝,或厭惡的冷眼看著,冇有一人向前幫忙。

風瀾衣此時就像是街邊任人觀賞,狼狽而滑稽的猴子。

“風瀾衣災星降世,她被送來我們東墨國,就是為了迫害我們東墨國的。我現在給她潑狗血,就是為了驅邪,大家不用害怕。”

身著戲服,臉上帶著戲妝的女人手裡提著木桶,義正言辭的開口。

這名女子正是剛剛‘天師鬥妖魔’的主角,方纔演到她要除去妖魔時,她突然毫無預兆地跳下台,手裡提著木桶就朝風瀾衣就潑了過去。

“噗,嚇我一跳,原來是在驅邪。的確,四王妃一生下來就被南籬國師批命不詳,被關進了冷宮。”

“淩微姑娘借戲曲之名,幫四王妃驅邪,這個做法的確很有新意。”

“我一到四王府就渾身不舒服,手上還長了紅點,原來是被四王妃克的。”

一個戲子當眾潑王妃狗血,冇有被拿下,反而受到了追捧。

不少人更是開始落井下石,即便有少數人看不過眼,也不願意多管閒事,在場的幾乎冇有傻人,一個戲子敢跟王妃叫板,那必定是有所倚仗。

風瀾衣這就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大戲,可還滿意。

蘇靜柔用帕子輕輕擦拭了一下嘴角,掩下心頭的暢快,以及眸子裡的惡毒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