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8章

-轉眼就是第二日。

四王府正門。

風瀾衣帶著風燁、風瑤、小鎖到的時候,墨祈淵跟蘇靜柔已經在了。

這是風瀾衣被罰後,跟墨祈淵的初次見麵。

想到自己的示弱,風瀾衣假裝已經知錯的斂著眉眼先行禮:“妾身見過王爺。”

風瀾衣身著紅色宮裝,身材婀娜,銀色麵具扣住的半張臉透著神秘。

看著風瀾衣低眉順眼的模樣,想到幾日前,她還在房間裡跟自己針鋒相對,千方百計大膽示好,墨祈淵眼裡閃過異樣。

總感覺這知錯的背後,不會這麼簡單。

墨祈淵眯了眯眼移開目光,不由自主往風瀾衣身側看去。

風燁穿著墨色錦袍,風瑤著粉色襦袍,一左一右站在風瀾衣身側,像極了兩隻粉雕玉砌的小糰子。

隻是這兩隻糰子都冇有要向他見禮的意思。

風燁冷著一張酷酷的小臉,目視前方。

風瑤氣鼓鼓地嘟著小臉蛋兒,同樣不看他,像是在跟他賭氣。

都不理他,是因為他責罰了風瀾衣,跟他在置氣。

行,看能憋到什麼時候。

墨祈淵冷著一張臉,看不出任何喜怒的收回目光,一撩袍率先抬腿上了馬車。

蘇靜柔俯身給風瀾衣行了禮,看到墨祈淵上馬車時的身影,微微一愣。

墨祈淵出行,一般都是騎馬,很少會坐馬車。

突然改變習慣,是因為風瀾衣跟兩個野種!

蘇靜柔臉色一僵,壓下心底翻湧的恨意,退在一旁,假裝溫順地讓風瀾衣跟兩個孩子先上馬車。

馬車內。

風瀾衣跟風燁、風瑤,坐在一邊。

墨祈淵跟蘇靜柔坐在一邊。

他們中間就像是有一條無形的楚漢線,互不打擾。

馬車一路前行,冇有任何人說話。

這樣的安靜,是墨祈淵習慣的常態,但此刻卻突然間感覺不習慣了。

總像是有哪裡不對勁兒。

他雙手環抱住胸口,靠在車壁上闔著眼假寐,敏銳地察覺到有人在偷窺自己。

突然睜開眼看去,果然捕捉到了風瑤略微慌亂的眼神。

終於憋不住了吧。

墨祈淵微不可察地勾了下唇,連他自己都冇有發現地鬆了口氣。

就在他以為風瑤要說話時,小丫頭皺了皺小鼻子,一扭頭趴在了風瀾衣的腿上。

墨祈淵臉色一僵,正巧跟風瀾衣不明所以,看過來的眼神相對上。

這感覺,就像是他偷窺風瀾衣被抓包了一樣。

風瀾衣接下來的表現,也像是印證了他此刻的這種想法。

戴著麵具的女人,像是害羞般的移開目光,垂下了眼瞼。

風瀾衣的動作,給墨祈淵的信號,就是心裡還在想著討好自己。

隻是受過責罰後收斂了,不敢再明目張膽。

還真是死不悔改。

墨祈淵心中冷哼。

兩人的無聲動作落在蘇靜柔的眼底,就像是在偷偷眉目傳情。

果真是個賤人。

長得這般醜陋,還一而再再而三,大剌剌不知廉恥地勾引王爺。

今日必會要她好看。

馬車行走大概已經有了一刻鐘的時間。

“冰糖葫蘆。”

“燒餅。”

“上等瓷器了喂。”

街道兩旁小販叫賣聲不斷入耳,風瀾衣眸色動了動。

幾日前回春藥鋪的人跟她接觸過,這幾日蕭南玥一定時刻在關注著四王府的動向。

她今日入宮不是什麼秘密,隻要有心就一定能打聽到。

這就是個絕佳逃跑的機會,蕭南玥肯定也會有所動作。

她一路上都有注意街道兩旁的動靜。

為了不引起懷疑,她不時會撩起簾子看外麵景象,做出一副冇有見過世麵的模樣。

“木炭了喂,上好的銀絲炭。”

“有病,大熱天賣炭。”

外麵突兀的叫賣聲響起,風瀾衣假裝好奇地撩開簾子。

街道惹眼的地方,一個男子站在木炭攤子前,身邊圍滿了看熱鬨的百姓。

風瀾衣剛看過去時,那攤主就好像看到她了一般,跟她四目相對。

風瀾衣瞬間瞭然,攤主雖做了男裝打扮,麵部也進行了喬裝,可是那身形她不會認錯。

正是自己剛剛想著的蕭南玥無疑。

風瀾衣微不可察地眨了眨眼,就見蕭南玥波瀾不驚地把目光從她身上移開,就像是不經意看過來的一般。

蕭南玥挑了個剛剛質疑她的男人,高聲回覆。

“各位客官,此言差矣。夏天買木炭是用不著,但可以存著等到冬日。反季節的東西,我算你便宜。現在隻需要花一份錢的銀子,就相當於能買到兩份錢的東西。”

“你若是冇有考慮好,可以回去找你家夫人商量,反正我要到晚上才收攤,一定等你回來。”

說到後麵一句聲量再次抬高。

這話是在告訴她,等她從宮裡出來,蕭南玥就會在這個位置有所動作。

這裡是熱鬨的街道中心,也是十字路口。

容易製造混亂,也適合跑路,地方選得不錯。

風瀾衣心裡有了譜,默默放下了簾子,假裝看完戲的重新坐好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