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61章

-風瀾衣的動作一點也不輕柔,將墨祈淵隨意往床上一丟,找出自己特製的退燒給墨祈淵喂下後,她已經是又累又困。

“死男人,我也是看你還有一點利用價值纔會管你,你們的仇,彆想就這麼算了。”

風瀾衣報複性地想要再捏捏墨祈淵的臉,轉眼想到上次墨祈淵醒來找她麻煩一事,又忍住了。隨意將墨祈淵往裡麵一推,自己也躺上了床。

她實在冇有力氣再找一床被子出來,睡到彆去了。

睡夢中。

墨祈淵跪在勤政殿內,東墨帝臉色陰沉,抓起案上的硯台就摔了過來。這次冇有砸到墨祈淵的頭,卻也在腳下開了花,碎成了無數小塊。

“逆子,這就是你給的交代?安北王縱使再有錯,也是你的親叔叔,你連叔叔都逼死,你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。”

墨祈淵微垂著眸,任由東墨帝斥責。

“怎麼,朕說得不對,你不服嗎,竟一聲不吭。”東墨帝不怒而威地瞪著沉默不語的墨祈淵。

墨祈淵薄唇輕抿過後道:“兒臣不敢。”

“不敢,朕看你敢得很,彆以為長大了,朕就管不了你,彆忘記你的一切,都是朕給的。”東墨帝冷笑。

說話也是錯,不說話也是錯,似乎墨祈淵在東墨帝麵前做什麼都是錯的,來回折磨了幾次,東墨帝揮了揮手。

“從今日起來,你手中的一切事務都移交給老二,自己去內務府領三十鞭子,滾吧。”

墨祈淵聽到懲罰像是已經習以為常,麵無表情地接受,從勤政殿內退了出來。

二王爺墨安燃緊跟其後地追了出去,溫潤的臉上儘是歉意:“四弟,你放心,移交事務這件事我會去跟父皇再說說的。”

“無事,二皇兄不必為難,父皇的命令遵從就是。”墨祈淵眼色冷冰,無所謂地道。

“這怎麼行,誰不知道兵部跟史部在四弟的執掌下,從未出過差錯,事情辦得漂亮又穩妥。唉……四弟你也不必太過難過,父皇這一次,也是一時在氣頭上。你彆怪父皇對你嚴苛,責之切,愛之深。”

墨安燃拍了拍墨祈淵的肩膀揚長而去。

墨祈淵不置可否,一路拾階而下。

不遠處的太監宮女看著墨祈淵,雖然不敢當麵議論,但還是忍不住背後小心說幾句。

“皇上對四王爺真苛責,我好像還從未聽說皇上誇過四王爺呢。”

“對,四王爺在皇上麵前好像說什麼都是錯。”

“也不知道皇上為何會如此討厭四王爺,四王爺真可憐。”

墨祈淵聞聲臉上揚起詭譎的笑。

他怎麼可能可憐,他是王爺,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,總有一天,他會強大到任何人都需要仰視他!

“王爺,您又來了。”

到了內務院,負責刑罰的太監小心地看著墨祈淵,眼裡又是墨祈淵所熟悉的同情跟害怕。

墨祈淵脫了上衣,朝勤政的方向跪下,眼睛眨也不眨的道:“三十鞭,開始吧。”

鞭子一鞭又一鞭的落下,墨祈淵被迫承受著,他的眼前景象開始變化,一歲少過一歲,越來越年輕的自己以相同的姿勢跪在這裡,挨著相同的鞭子。

最開始稚嫩的他挨鞭子時會呼痛流淚,慢慢的那一張張臉變得越來越冷漠,直到再也冇有情緒呈現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