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25章

-婦人解釋道:“王妃,方纔奴婢進來時,就見到這小子跑到了門口。”

“那你可還有見到其他人。”安北王妃陰沉著臉,掃了眼扔在浴桶外麵的斷繩。

婦人搖了搖頭。

安北王妃就撿起地上的刀,從婦人手中將風燁拎了過來,用鋒利的刀尖抵著風燁的臉:“是你這小娃娃在搞鬼。說,那大的還有那小的呢?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”風燁揚著臉抿著臉裝傻,小小的人兒麵對危險時竟比蘇靜柔還要鎮定。

“小娃娃倒是有幾分膽識,我雖然欣賞卻不喜歡,你要是不知道,我就在你臉上劃幾刀,這麼漂亮的小臉蛋兒,變醜了,以後還要怎麼見人。後果如何,你自己想清楚了。”

安北王妃獰笑著,不像是在說謊。

然而風燁性格同樣倔,這次乾脆大爺地閉上眼睛不再理會。

櫃子後麵。

風瑤看著為了保護自己被威脅的哥哥,小胳膊小腿拚命掙紮,黑葡萄的眼睛裡盛滿了淚水。

“安靜點,你不是最愛美?難道你想跟你哥一樣被劃花小臉。”蘇靜柔幾乎招架不住,隻能壓低聲音在風瑤耳邊嚇唬。

話落,風瑤果然安靜了。

蘇靜柔鬆了口氣,得意地勾起了唇。她就知道,人都是自私的。然而,她放鬆不過片刻,安靜的風瑤就趁機張大嘴咬在了她的手上。

蘇靜柔吃痛,風瑤趁機小身體衝了出去,大喊道:“我們在這裡,快來抓我呀,放開我哥哥。”

該死的小野種。蘇靜柔驚得跟著爬起來,下意識動手想拉迴風瑤,但還是晚了。

她一抬眼就對上安北王妃那陰森的眼神。

蘇靜柔想要往後逃,但後麵就是牆,逃無可逃。

蘇靜柔連同風燁、風瑤又被綁了起來。

忙完眼前的事,那趕來的婦人纔有空說正事。

“王妃,按照您的吩咐,派了銀翠、銀蘭前去偷襲。但許久也冇有見他們回來,奴婢就打發了銀綠去瞧。銀翠、銀蘭全都被打暈塞進了被窩裡。看來這個四王妃不簡單。那戴狐狸麵具的男人也不是普通人。”

“是啊,身體裡到底流著不一樣的血。小貓兒長大了,會抓人了。不過,也不必害怕。她的一雙兒女還在本王妃手裡。既然如此,那本王妃就親自去會會,本王妃一定要把她抓起來,看看她身上究竟有何不同之處。為何本王妃試了這麼多次藥全都失敗,唯獨她能成功。”

安北王妃謀算著,轉頭命令翠紅一定看好風燁三人,隨時聽她命令,就抬腿出了密室。

另一邊。

風瀾衣、墨祈淵進入跨門後,發現裡麵還有路,沿著小路一直往前走,冇走多久,墨祈淵就突然攔住風瀾衣停下腳步。

“有人來了。”墨祈淵靜聽片刻,拉著風瀾衣閃身躲在大樹後麵。

墨祈淵武功高強,必然不可能聽錯,風瀾衣配合的藏好,隻是將自己的手從墨祈淵手裡抽了回來,很好地表明瞭立場——愛慕你,但現在要保持好距離。

她覺得這一招真的很好用,終於不用勉強自己再向墨祈淵示好。

手裡的觸感消失,墨祈淵看了風瀾衣一眼。真的在生氣?就那麼喜歡他,想要獨占他?

女人的心眼真小。

墨祈淵眼裡閃過嫌棄。

一輪孤月掛在天上,月色籠罩中,一位穿著素色袍子,手裡撚著一串佛珠的女人提著燈籠由遠及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