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11章

-風瀾衣很快在心裡分析出形勢,就見安北王不給安北王郡主任何說話機會的,上前親自護著安北王郡主就要往裡間送。

風瀾衣抬腿往前一步喊道:“郡主,看來你一定很厭惡你的父親吧。”

“你胡說什麼,我是這個世界上最愛父王的人。”

果然,風瀾衣話落,安北王郡主就捂著胸口憤然地回頭,說話時,配合著她臉上那張詭異的臉皮,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。

墨祈淵聞言深深看了風瀾衣一眼,風瀾衣朝他眨了眨眼。

墨祈淵立即明白意思的不再阻止。

跟聰明人共事,就是省力。風瀾衣喊歎,回頭嘲諷地對著郡主冷笑。

“是嗎?我怎麼不這麼覺得呢,倘若你真的愛你的父親,就不會任由世人詆譭他。你知道外麵的人都怎麼說你父王嗎?為老不尊,愛美成性。”

“冇錯,我記得安北王年輕的時候是何等英姿,在朝堂上更是皇上的左膀右臂,人到中年卻英名儘毀。郡主這就是你說的愛,實在有些廉價了。”墨祈淵配合的開口。

“不是的,不是的。”郡主反駁的喃喃,原本就搖搖欲墜的身體,這會更是連站都快站不穩了,整個人像是喘不過氣來。

“安兒安兒!”安北王心疼壞了,擔憂地連喊兩聲,眼裡的殺意再控製不住,揮手示意讓人將安北王郡主先送進裡間。

轉身就要再次下誅殺令,袖子卻是被拉住了。

安北王郡主眼裡含著淚,嘴唇哆嗦得難過的道:“父王,他們說得對,是女兒不孝,是女兒拖累了你。”

“傻瓜,你是為父的掌上明珠,怎麼會是拖累。為父這就將風瀾衣的臉皮取下來,她長得漂亮,為父取下來,我們的安兒也會變得好看。本王的安兒值得世界上所有最好的東西。”

安北王慈愛地哄道。

看著一心為自己著想的父親,安北王郡主更加難過了,她搖了搖頭:“父王,算了。女兒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。”

“安兒,你……”

“父王放過自己,也放過女兒吧。”安北王郡搖頭說道。

說罷,前一刻明明還冇有力氣的安北王郡主,下一刻迸發出超凡力量,猛地將身前的安北王推開,扯下頭上的髮釵就對著自己的脖子紮去。

她的動作冇有任何猶豫,這是抱了必死的決心。

安北王目眥欲裂。

說那時遲,那時快,就在釵子即將紮入皮肉的時候,一個瓷瓶砸了過來,恰好就砸在安北王郡主的手腕上。

釵子叮的一聲掉在地上,安北王郡主爆發過後,此時就像是一個破了的風箏,癱軟地往地上倒去。

安北王連忙衝了過去,將安北王郡主緊緊抱在懷裡,臉上全都是失而複得的喜悅。

風瀾衣跟墨祈淵此時也一起靠近。

風瀾衣將滾到地上的瓶子撿起來,收進了袖子裡,然後手指趁勢搭在了安北王郡主的手腕上。

安北王見到風瀾衣的動作嘴唇挪了挪,終是什麼也冇有再說。

反倒是安北王郡主手腕往回縮了縮,抗拒的道:“本郡主不用你治,彆碰本郡主……”

可惜她此時氣力不足,發出的聲音猶如蚊吟,這樣一來,她的拒絕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了。

風瀾衣皺了皺眉,安北王郡主的態度令她感覺奇怪。

安北王郡主既然已經阻止安北王傷害他們了,為何又不許自己給她醫治,難道真的是因為久病纏身,對生活失去了希望,不想活了。

風瀾衣思忖著,又收回了思緒,畢竟這種時候還是先給安北王郡主看病要緊。

把脈完畢,風瀾衣收回手就對上安北王關切的眼神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