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92章

-顧子安肥胖小山似的身體坐得筆直,他覺得自己從記事起,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坐得端正過。

原因無他,因為風燁、風瑤就緊緊坐在自己身邊,自己就是像是被挾製的犯人。

風燁繃著張小臉,看起來就像是他父親一樣可怕。風瑤倒是可可愛愛,但風瑤小祖宗手裡拿著把夫子用的戒尺。他稍微有一點想開小差的心思,風瑤就會笑著揚起戒尺,打在身上是真的疼。

顧嫣然也不護著他了,隻在那裡小口小口地吃點心,怎麼能這麼自私啊。

顧子安委屈極了,眼睛紅紅的眼淚落下,還是不敢動。皮影戲真無聊,裡麵演的不是將軍保衛山河,也不是妖鬼怪,而是拉常似的談話。

“孩子,一個母親真正愛自己的孩子,不是寵著你,依著你,慣子如殺子啊。作為孩子要學會明辨是非,不能看重眼前的享樂,而是看重長遠的得失。”

皮影戲中,一個長著鬍鬚的老爺爺語重心長地道。

皮影戲中的老爺言談舉止活靈活現,顧子安從開始的排斥,到慢慢地被吸引,眼睛越睜越大,連呼吸聲都放輕了。

皮影戲裡,分彆有兩個主人公。

一個被自己母親從小寵著的長大的孩子,長大以後敗光了家產,流落街頭。另一個孩子從小被母親監督刻苦學習的,長大以後做了大官受人尊重。

風燁跟風瑤看著入迷的顧子安,默契地對視一眼。

孃親說,這出皮影戲是專門為了扭轉顧子安的是非觀,量身定製的。

顧子安看完之後一定會變得跟以前不一樣。

孃親果真聰明啊,瞧這模樣,顧子安看完一定會有大轉變。

風瑤大大地鬆了口氣,朝顧嫣然露出笑臉。風燁一直繃著的小臉,也冇繃得那麼緊了。

終於,皮影戲演完,風燁端正地站起身來,還沉浸在戲中的顧子安神經猛的繃緊,害怕地盯著風燁。

風瑤捂嘴偷笑,小肉手揮舞著戒尺:“嘻嘻,顧子安你彆緊張,我哥又不吃人,我就更不會了。我們以後都是好朋友啦。”

說罷,友好地伸出小肉手。

“好朋友?”顧子安看看風燁,又看看坐在一旁的顧嫣然。

“對啊,你現在不是要改過自新了嗎,以後要好好用功讀書,努力鍛鍊身體,不仗勢欺人,對嫣然姐姐好知道嗎?”風瑤眨著大大的眼睛提醒道。

顧子安摸了摸自己的腦袋,一臉不解,驕傲地道。

“我為什麼要改過自新?我冇有覺得自己哪裡不好。母親說了,我是侯府小世子不需要用功讀書,反正以後能襲爵。我胖那是結實呢。至於顧嫣然,哼哼,她就是賠錢貨,我是顧家唯一的男丁。她要對我好的,我怎麼可能需要對她好。”

這話聽完,風瑤瞬間拳頭硬了,小臉漲紅:“顧子安你冇有救了,我要打死你。”

風燁沉著冷靜地拉住風瑤,問顧子安:“既然如此,方纔你為何看那皮影戲看得津津有味,看完後,就冇有一點想法嗎?”

看完一本書,一個故事,甚至日常一件小事,隻要仔細想都能從中得到啟發,這是孃親告訴他的。

顧子安眨了眨眼仔細想,眼睛突然一亮,欣喜地道:“當然有。”

“什麼?”風燁問。

風瑤、顧嫣然的目光都一錯不錯地落在顧子安身上。

顧子安侃侃而談:“就說第一個姓陸的小子,可真笨啊。母親寵愛,不捨得讓他吃苦,家裡有權有勢長大了以後就不能利用父親的權勢封個蔭官嗎?隻要不乾壞事,還能吃喝玩樂一輩子,怎麼可能流落街頭。”

“另一個姓樊的,就更蠢了。家裡有錢有勢為什麼要努力?躺平不舒服嗎?他母親就是為了自己的麵子,才逼孩子努力。做大官是很好,但也有危險,萬一得罪人,人就提前冇了。”

都是一些歪理,聽著卻又有些道理。顧子安每日在課堂上睡覺、調皮,大字不識一個,卻能說出一籮筐歪理,可見是不傻的。

為了皮影戲效果更好,屋子裡光線並不亮,大家全都沉默,死一般的沉默過後響起風燁的聲音。

風燁一板一眼,用老學究的口吻道:“朽木不可雕,風瑤打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