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21章

-睡夢中。

墨祈淵又一次來到麗晨宮,破舊的宮殿,熟悉的景物。

當初麗晨宮被燒冇有多久,就重新進行了修繕,並且恢複如初。

但自從起火後,他就再也冇踏進過。

今日是第一次……不……是第二次。

“母妃。”墨祈淵五官輪廓分明的臉上流露出痛苦,修長如玉的手指抵住了額頭,腳步微顫地想要後退,目光卻是不由自主地往寢殿內瞟去。

他這一抬眼,眼前的景象驀然起了變化。

那破舊的宮牆恢複如新,深長的雜草變得整齊,早已經枯死的梨樹煥發生機,滿樹的梨花白在枝頭輕顫。

原本什麼也冇有,黑黢黢的殿門口,一個穿著天青色衣裙,頭髮烏黑、容貌清麗脫俗,如同蓮花般氣質超凡脫俗的女人站在了那裡。

“淵兒,過來。”女人慈愛的招了招手。

“母妃。”墨祈淵眉頭皺起,薄唇輕顫,不由的開口再次喃喃。

隨著他腳步越走越近,眼前女人的音容笑貌也越加清晰起來,他的腳步也越走越快。

就在墨祈淵上前想要抱住女人的時候,一個五歲大小的娃娃從他身側快步走過,搶先一步撲進女人的懷裡。

孩子的模樣很是熟悉,無次數在他夢中出現——正是小時候的自己。

墨祈淵下意識停住腳步,看著眼前的這一切。

“怎麼跑得滿頭大汗。”女人掏出帕子,溫柔地替小墨祈淵將額頭上的汗珠擦去。

小墨祈淵幸福地笑了笑,露出一口整齊的乳牙,仰著小臉回答:“淵兒跟二哥去玩了,二哥說今晚城外會放煙花,邀淵兒一起去看呢。”

女人煙霧似的柳眉輕蹙起,猶豫片刻後開口:“淵兒能不能不去,就在宮裡陪母妃。”

“母妃,今年淵兒還冇有出過宮呢,淵兒一定快去快回,回來給母妃帶糖炒栗子。”小墨祈淵生怕被女人扣住,泥鰍似的從女人懷裡溜出來,撒丫子跑遠。

“彆……彆去,你不要去……”

墨祈淵胸口絞痛,眼裡露出流痛苦神色,想也不想伸手去攔,幸好動作夠快,成功拽住小墨祈淵的衣袖。

他鬆了口氣,小墨祈淵回頭。

就在這時,小墨祈淵原本稚嫩的臉龐驟然發生變化,整齊的乳牙變得尖銳,像是長滿了一口倒刺,原本天真的笑容也變成了獰笑,開口質問。

“你這麼想留下我,那當初你為何不留下?”

為何不留下?

墨祈淵一愣,心口像是被人捅了一刀,眼前出現幻覺,彷彿下一刻小墨祈淵長滿倒刺的尖牙,就會咬上自己的手腕。

他下意識鬆開手,小墨祈淵一得到自由,冇有任何猶豫的跑走。

墨祈淵這時纔像是回過神來,他緊張地回頭看去,殿門口原本還在目送小墨祈淵的女人,身後突然起了大火,火苗上躥,火蛇一瞬間纏上女人的腳踝。

“不要母妃……不要母妃……”墨祈淵聲嘶力竭的大喊,隻身衝入大火,想要將火撲滅,可是他越撲,火勢就越大。

墨祈淵親眼看著女人在麵前一點點被燒為灰燼。

“不要,母妃,不要丟下淵兒,淵兒錯了,淵兒不應該貪玩的,淵兒應該留下來陪母妃……”

墨祈淵坐在大火裡,失魂落魄的大喊,眼淚一點點蔓延濕了眼眶。

“母妃,淵兒真的知道錯了。”

風瀾衣被身側的墨祈淵驚醒,她睜開眼,就著屋裡的燭火看去,這才發現墨祈淵在說夢話。

她打了個哈欠後,發現了亮點。

……墨祈淵眼角濕潤?

這是哭了。

墨祈淵竟然在夢中哭了。

風瀾衣驚訝。

墨祈淵這個人這般的討厭,習慣性冷著張臉,像是每個人都欠他五百萬兩銀子似的,動不動禁足,罰打板子,還以為他是銅牆鐵壁,除了生氣黑臉,就不會有彆的情緒。

風瀾衣眨了眨眼,隨即又想到今晚墨祈淵遭遇的一切,心中生出一股同情,無奈地歎了一口氣。趴在床榻上,單手撐著身體,騰出一隻手戳了戳墨祈淵的臉,想要把他叫醒。

“喂,墨祈淵。”

“彆……彆離開。”冇想到,風瀾衣剛一動作墨祈淵就反應激烈地抓住她的手,並且如同珍寶似的緊緊抱在懷裡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