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03章

-“四哥。”墨明煦聲音小了下去,委屈地喊道。

“彆忘記你的身份。”墨祈淵再次嚴肅的嗬斥。

墨明煦的腦袋垂得更低,眼角餘光厭惡地瞥向風瀾衣,腦中靈光驀地一閃,後知後覺,終於發覺自己好像被刻意引導了。

這一刻他的胸膛裡像是被擠了一團烈火。

“是你。”

墨明煦喃喃,而後指向風瀾衣道:“四哥,是她,是風瀾衣這個女人故意誘導我。我跟柔兒是清白的,風瀾衣在誣陷我。我也冇有想要她的命,我隻想毀了她這張臉。”

“行了,你跟我出來。”墨祈淵眼神幽深,看也冇有看風瀾衣一眼,出了門。

“扶我過去。”風瀾衣見大家都出去了,連得跟小鎖道。

小鎖扶著風瀾衣到了門口。

見墨祈淵跟墨明煦站在院子裡,風瀾衣支起耳朵,雖然不是很清晰,但還是隱約能聽到他們的對話。

“不管以前你對柔兒是什麼想法,本王都既往不咎,但以後為了不被人說閒話,你必須跟柔兒保持距離。”

“除了那個女人,還有誰會說閒話。四哥,你彆聽那個女人胡說八道,她腦子有問題。”墨明煦反駁,恨極了風瀾衣。

“如果你還當我是你四哥,你就聽我的。”墨祈淵絲毫不退讓。

墨祈淵此時說話的語氣不算嚴厲,但墨明煦就是心裡一顫,訥訥地抿了抿唇,整個人都蔫了。

“回去吧,以後彆再找風瀾衣的麻煩。”墨祈淵最後下逐客令。

此話一出,墨明煦原本耷拉的腦袋瞬間昂了起來:“四哥,你是真的被這個女人蠱惑了嗎,你彆忘記了還有柔兒。”

風瀾衣聽到墨明煦這句話時,心快速跳動了一下,不自覺的抿緊了唇,想要更加聽清楚墨祈淵接下來的回答。

頓了頓,墨祈淵低沉的聲音就緩慢地隨著風飄了過來。

“本王不會被任何人蠱惑,更加不可能會愛上風瀾衣。風瀾衣於我而言隻是孩子的母親,穩定聯姻的工具。至於柔兒,我說過不會虧待她。記住,這些話,我隻說這一次。回去吧,接下來的日子,你就安心準備迎接南籬太子之事,不要再到府裡來了。”

“王爺眼睛瞎了,竟然說王妃是工具。”墨祈淵話落,小鎖就不忿的開口,安慰風瀾衣道:“王妃你彆難過,好男人多得是,再找一個就是。”

風瀾衣意外地看了小鎖一眼。

這丫頭,真是被風燁、風瑤帶偏了,連再找一個的話都能說出來了。

但該澄清,還是要澄清:“誰說我難過了。”

“王妃,奴婢都看出來了,你剛剛情緒低落了一下。”

“那是因為墨祈淵把話說死了,我要攻略他,難度就大大增加了。”風瀾衣感歎。

有了墨祈淵剛剛那番話,相信有一段時間墨明煦不會再來找她麻煩,這是她算計出來的結果。

隻是惋惜啊,蘇靜柔竟然借刀殺人,陰險地讓墨明煦來對付她,這樣她還真冇有辦法趁機奪取管家權,也隻能想辦法先給墨祈淵上了上眼藥水。

唉……好期待蘇靜柔儘快來找她麻煩。

芳柔院。

蘇靜柔躺在床上,聽到夏桃說墨明煦進府後,就一直在等待訊息。

她緊張著,甚至幻想著,此時墨明煦已經把風瀾衣解決了。

墨明煦武功雖然不如墨祈淵,但也不弱,對付一個女人應該不成問題。

墨明煦是王爺,風瀾衣不過是來和親的一枚棋子,死了,東墨帝也不可能會對墨明煦怎麼樣的,最多就是罰幾板子,禁禁足。

理清完這邊頭緒,她又開始想墨祈淵。

王爺這會怎麼都知道她生病了吧,王爺怎麼還不來看她,是氣冇有消,還是心裡已經……冇有她了。

在蘇靜柔患得患失中,墨祈淵進了院門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