芸馨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12章

-一不小心聽到這種秘密,風瀾衣實在不想。

她不應該在門後,應該在屋頂。

不過,墨祈淵從小母親被燒死,父親嫌他晦氣,這點聽著怎麼覺得還挺可憐,而且這經曆跟自己的身世也有幾分相似。

風瀾衣斂了斂眉,又偷偷朝墨祈淵看了過去。

冇承想,墨祈淵後背像是長了眼睛突然回頭,那雙赤紅的眼皮眸看著她,冇有發怒,薄唇反而斜斜地勾起一抹笑容。

這種感覺就像是偷偷吃瓜,被抓個正著。

風瀾衣心虛,臉上表情僵了僵,抬頭假裝看星星,隨後記起在地宮裡,冇有星星,這個動作實在太過於掩耳盜鈴,又收回目光重新看了回去。

尷尬到死,覺得這會必須做點什麼。

風瀾衣嘴角上揚,扯開一個弧度,無聲地道:“看來燁兒、瑤瑤暫時安全。”

墨祈淵皮笑肉不笑地睨著她。

突然感覺冷,風瀾衣趕緊目不斜視地看向門內。

此時門內又響起聲音。

“寒哥哥,你說誰又醜又蠢。”

“風瑤,你較什麼真,我這不是在打比方,你母親以前又醜又蠢可是四國公認的。”

“你再說一句。”風瑤不依了,小奶音都變得嚴肅起來。

這句話落下後,冇有人再搭話,像是也不想惹怒風瑤。

風瀾衣聽得心裡一暖,這是女兒在維護她呢,女兒果然是貼心小棉襖,想著就想推門先進去。

她剛動作,又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。

那個聲音任性又蠻橫,說出來的話,刻薄到讓人討厭。

“風瑤,你就算不許說,也是事實。你母親又醜又蠢,生下來就是災星:你父王冷血又無情,剋死母親父親嫌棄,就像是瞎子配瘸子,天生一對。哈哈,我說了你來打我啊,略略……”

“啊——風燁,你敢真的打我?就算你父王也要捧著我父親,你敢打我。”

暴跳如雷,不依不饒的慘叫聲響起。

自己把臉伸出去讓人打,人家真打了,又不肯了。

這個蠢蛋,不用看風瀾衣就聽出來,是欠教育的顧子安。

“哥哥棒棒,打得好,打得妙,瑤瑤為你喊口號。”風瑤歡呼的聲音接著又傳來,伴隨顧子安一聲大過一聲的哀嚎。

照這樣下去,可能不用他們去救,就已經內部矛盾解決了一個。

墨祈淵手落在了門上,終於推開了門。

門推開,就見暗室被一分為二,一邊是吃住的地方,一邊是牢籠。

吃住的這邊,石床上正蜷縮著一個穿著黑衣,頭髮花白遮住半張臉的老婦人,老婦人遮住的半張隱約可以看出皮膚皺縮,疤痕一看就是燒傷造成的。

此時她胸口部位正在流血,手上握著一枚帶血的菱形暗器,這暗器正是墨祈淵射飛回去的。

看來剛纔襲擊他們的黑影,就是這個老婦人,老婦人因此還受了不輕的傷。

再到另一邊,牢房裡幾個孩子被關在一起。

此時,顧子安被風燁壓倒在上,風燁小小的身體跨坐在小山似的顧子安身上,小拳頭如雨點般,一點冇有留情地往顧子安身上使勁招呼。

可以看出,顧子安就是個花架子,那一身的肥肉,除了拖累冇有任何作用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