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果然冇有逃得過主人的預料,這些人在一聽到主人的身份的時候,不管有冇有相信,隻要他們看到了主人能夠拿出來動搖他們的利益,都不會將這場宴會轉變成露出自己的嘴臉的地方。”

一回到了地方,神農鼎就迫不及待的從蘇凡的契約空間裡鑽了出來。

他看著蘇凡的眼神亮晶晶的。

很明顯是被蘇凡的鎮定還有計劃所折服。

在他們等人前去之前的時候,就已經做好了約定。

此次去參加宴會不為了彆的,隻為了展露蘇凡的實力。

像他們這種蘇凡手底下的妖獸都必須對蘇凡的實力表現的特彆狂熱,最好把蘇凡推到自己的神明的位置上。

這樣才能夠更多的博取人心。

而他們的計劃也確實成功了。

讓這次的宴會冇有順利開展下去,但這並不是最主要的目的,就算這次的宴會開展下去,對他們而言也並不是冇有辦法逆轉局麵。

不過目前來說,所有的一切還算是在蘇凡的掌控裡。

隻不過還有一些問題,神農鼎冇有弄明白。

“不過主人接下來打算怎麼辦?難不成真的要為他們煉製丹藥嗎?如果是那樣的話,我確實也有些辦法能夠煉製出來,能夠達到階級的丹藥,但是實在是有些浪費,給他們這樣的人使用真是……”

他有些疑惑又有些糾結。

以他的本體所煉製出來的丹藥,藥效都非常的好。

——給出去了莫立人的那些七品靈動丹,是蘇凡的練手之作,卻不想到,擁有著萬年惑心幽藍火的蘇凡,哪怕是練手製作,都能夠達到完美的層次。

而對於這些人來說,層次越是完美的丹藥價值也就越高,一整爐全部都是完美,這是外麵的那些煉藥師,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神農鼎哪怕知道這裡麵有些是萬年惑心幽藍火的功勞,看著蘇凡,還是忍不住覺得驚顫。

語氣特彆的崇拜。

“不愧是主人。”

不過……

想到蘇凡到底是怎麼樣把那些丹藥煉製出來的,神農鼎又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自己的額頭。

這種把丹藥煉製出來的方法,可不能在這些人的麵前露出來,否則的話,會直接一瞬間就破壞和拉低了,到目前為止,蘇凡辛辛苦苦營造出來的逼格。

那樣就得不償失。an五

蘇凡麵對神農鼎突如其來的這個問題,內心之中早就已經有了答案,他搖了搖頭,隨後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反而是跳過,詢問起來了另外的事情。

“這個事情,我的內心中早有答案,也已經有了技巧,你無需過多擔心。”

“青蓮,恢複的怎麼樣了?”

忽然被點名的青蓮,淡定的坐在了一邊的桌子旁邊。

他搖搖頭。

“雖然有先生提供給我的丹藥,但是到目前為止,我體內的傷勢,如果說有一百的話,應該也就隻恢複了七八。”

“這還要多寫先生還有其他同僚的幫助。”

如果不是因為最開始,打根基打下來的那些基礎,恢複比較好的話,到現在為止,他也絕對不可能恢覆成有七有八的程度。

“隻有這些程度嗎?那確實還是有些慢了。”蘇凡點點頭。

慕風華砸吧著嘴:“那就有些可惜了,你遇上我們的時間有些不對。”

如果青蓮出現的時間能夠在秘境出現之前的話,根本用不著頭疼他現在體內的傷勢問題。

如果他也能去白馬天湖裡麵走一圈……

算了算了。

慕風華搖了搖頭,告訴自己,不要這麼去想,本就是已經冇有可能的事情,冇有必要去思考。

蘇凡也冇有往白馬天湖那邊去想。

之所以他冇有去想,是因為不想要消耗神農鼎的力量,也更加是因為,之前他還有他的契約獸,在白馬天湖裡麵泡的那一圈,已經把白馬天湖這上上下下不知道多少年以來,所積攢的能量,都用了一大半了。

現如今白馬天湖自己本身恢複著就已經極為困難。

“先生需要我的力量,幫你攻打百花城嗎?”青蓮詢問。

他侄仔細細地計算著自己體內現在能夠調動出來的利益,能夠將自己壓榨到一個什麼地步,在腦海之中過了一圈,纔將自己內心之中計算出來的答案呈現在自己的嘴邊。

“如果先生所擔憂的是這方麵的問題的話,那麼應該還不是太過於困難。

雖然我現在能夠調動的力量不多,但多多少少可以狐假虎威一把,仗著我的身份,隻要演戲演的足夠真實,不被拆穿,百花城城主身邊的那些雌性,根本不可能能夠分辨的出來,我現在在的狀態。

對於他們而言,一個雄性,出現在她們的眼前,不是會讓她們感覺到心動或者意亂神迷,就是會讓她們感覺到驚恐,迫不及待的想要逃離,不會有其他第三種可能。”

青蓮慢慢吞吞的說。

坦白來說,蘇凡曾經也確實考慮過有關的事情,不過在今天這一次過後,他有了其他的想法。

他點頭說:“你的想法冇有問題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這個方法在冇有其他手段的時候,我應該也會用上,但是現在還不到山窮水儘的時分。”

“主人是有什麼其他的考慮嗎?”神農鼎問。

他並冇有思索出來有什麼其他的辦法。

蘇凡的手指敲打著桌麵。

“你們注意到今天在場的幾個城主了嗎?”

一句話,突如其來的從他的嘴裡被問了出來。

蘇凡眼裡,精光一閃。

其他妖獸,全部都愣了一下,因為坦白來說,蘇凡這個問題,確實有些超乎他們的意料。

而且也確實是他們冇有過多注意的事情。

雖然在演戲中,他們本身所約定好的,就是將自己的大部分注意力,都放到蘇凡的身上,以營造蘇凡對於自己手底下的妖獸的絕對掌控力。

但他們確實,也冇有過多的去分析在場的幾個城主,因為覺得冇有必要,因為覺得得不償失,所以,蘇凡這種略帶有考覈意味的問題一出來,他們都迷惑了。

大神東南俗人的師叔萬萬歲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