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下一秒,她發現自己全身都動彈不得,這個鶴無極的力量大到恐怖。

“你敢動我,陛下會將你扒皮抽筋的!”項勝男立刻威脅道。

鶴無極直起腰背,居高臨下,嘿嘿的笑了一聲。

“我東廠辦事,向來隻聽命於天後,來帝都,就是為了找皇帝的麻煩,你覺得老夫會怕這個?”

項勝男麵色微變,但不放棄:“哼,你可以試一試,陛下佈下了天羅地網在帝都,冇準現在就在趕來的路上。”

“你最好趁著這個時間逃!”

鶴無極的聲音像極了一個老頭,偏偏又擁有秦雲的麵容,十分的違和,十分的詭異。

幽幽道:“你還是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。”

“嘖嘖,有些姿色!”

項勝男臉色一白,怒罵道:“老東西,我就算是死,也不會從你的!”

“你這麼恨陛下,是嫉妒陛下比你年輕!”

“陛下纔是我心目中的男人,而你,隻是一隻癩蛤蟆!”

“永遠需要靠著彆人的皮囊,行走在陽光下。”

聞言,鶴無極被戳中了痛處!

他的神色逐漸變的猙獰,惱羞成怒的扇了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項勝男嘴角溢血,麵紗也被打掉。

鶴無極冷笑:“賤人,你不過也是一個醜八怪!”

“立刻說出皇帝在西涼的所有軍事部署,否則老夫活劈了你!”

“滾!”項勝男怒斥。

“我就算是死,也不會告訴你任何訊息,更不會出賣陛下!”

鶴無極怒吼:“你確定?”

“我確定!”她無比強硬。

下一秒。

鶴無極直接將她提起來,掐住脖子,狠狠的按進水桶之中。

“唔......”

“噗!!”

項勝男劇烈掙紮,濺起無數水花,嘩啦啦響動不停。

“賤人,你說不說!”鶴無極神色狠辣。

“不說!”項勝男依舊咬緊牙關,那怕嗆水不止。

“很好,不說是吧?”

“老夫殺了你!”鶴無極手中出現一把飛鏢,無比鋒利,可輕易割開一個人的喉嚨。

項勝男的青絲打濕,滿臉都是水珠。

可她的眼睛裡冇有一絲害怕,有的隻是一抹不捨,和淒苦。

緊接著,她眼角有兩行清淚滑落,閉上了雙眼!

“永彆了,陛下!”

可那飛鏢卻遲遲冇有落下。

鶴無極臉色微微難看,死都不足以威脅到這個女人嗎?

他再次攻心:“皇帝那麼多女人,你臉上還有如此難看的傷疤,你覺得皇帝會真心待你?”

項勝男美眸睜開,決絕道:“陛下不是那樣的人!”

“你休想用我,威脅陛下。”

“你不殺我,我,自殺!”

她心一狠,不願被這賊人侮辱或者當作籌碼,欲要咬舌自殺。

鶴無極看透她的想法,迅速威脅道:“你大可以自殺試一試,一旦死了,老夫就將你腐爛後的屍體寄給皇帝看看。”

“看看你淒慘的樣子,嘿嘿。”

聞言,項勝男全身一寒,目光驚懼。

“你不得好死!!”

鶴無極冷笑:“不想那樣就聽話一點。”

“老實說出皇帝在西涼的軍事部署,這樣你好,老夫也好,你還可以活命,兩全其美。”

“而皇帝也不會知道是你泄漏出來的訊息,如何?”

“你做夢!”

項勝男怒罵,隨即趁機反抗。

“啊!”

鶴無極發出慘叫,他的手竟然被項勝男的用簪子紮傷。

“啪!”

“賤女人!”

“想死是吧,好,老夫成全你!”

“不配合我東廠,就是死無全屍!”鶴無極無比狠辣的罵道,那張臉已經不再是秦雲的臉,而是一個魔鬼。

他舉起飛鏢,就要抹向項勝男白皙的脖頸。

項勝男驚懼,隨機是坦然,而後複雜,接受了這極度潦草的生命最後時光。

陛下,會為我哭嗎?

突然!

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。

秦雲的怒吼如同野獸一般,炸響在京湖。

“老狗!”

“爾敢!”

緊接著,砰砰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