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他應該不會突然闖進來吧……”

薑清悄咪咪下床,躡手躡腳走到門口,將休息室的門給反鎖了。

這樣霍瑾修想進來也進不來了。

薑清沾沾自喜地想著,心滿意足地回到床上休息。

卻不知門外的霍瑾修敏銳聽到了她將門反鎖的聲音,臉色沉了沉。

這女人還防著他呢,真冇良心。

他要真想對薑清做點什麼,早就動手了,何必這麼尊重她。

一點都不懂他的良苦用心。

霍瑾修這麼想著,可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,彰顯著他的好心情。

殊不知,薑清這麼一睡,就睡到下午五點半。

“叩叩叩……”

薑清是被一陣敲門聲給吵醒的,她揉了揉眼睛,看著四周的環境,有些茫然。

這不是霍瑾修的休息室嗎?

她怎麼會在這裡睡著了……

“薑清?”

聽裡麵許久都冇有動靜,霍瑾修聲音透著幾分焦急。

他差點想要破門而入,就看到薑清睡眼蒙朧地打開門,那雙濕漉漉的眼眸正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看,勾人卻不自知。

許是剛睡醒的緣故,薑清還冇注意到她襯衫最上方的鈕釦冇有扣上,露出了白皙的鎖骨,以及中間若隱若現的弧度,引人遐想菲菲。

霍瑾修的身體瞬間燥熱起來,他猛地扣住薑清的手腕,喑啞著嗓音:“這麼能睡?”

“嗯?”薑清還冇有完全清醒過來,隻含糊出聲詢問,“幾點了?”

“五點半了。”

聞言,薑清瞳孔猛地放大,一臉錯愕地看著霍瑾修,驚撥出聲:“五點半了?你確定嗎?”

她邊說邊走到床頭,拿起自己的手機一看,螢幕上明晃晃寫著五點三十五分,有些不可置信。

她居然睡了這麼長時間!

“你怎麼不把我叫醒?”

薑清癟了癟嘴,小聲嘟囔了一句。

她好歹是來公司上班的,午睡直接睡到下班時間,這算什麼?

“你把門反鎖了,我敲了好幾次門,你都冇有醒來……”

霍瑾修無奈地看向薑清,他也冇有想到,薑清這麼能睡。

他下午一直在忙工作的事情,時間一晃,就到五點半,纔想起薑清還冇起床,這纔過來敲門。

自知理虧,薑清癟了癟嘴,冇有搭話。

“薑清,把紐koukou好。”

她剛剛彎腰整理褲腳的時候,不小心走光了。

聞言,薑清低頭一看,才發覺上麵的鈕釦冇有扣好,她頓時羞紅了臉,慌裡慌張將紐koukou上:“你怎麼不早點提醒我……”

很少看見薑清這幅模樣,霍瑾修嘴角含笑,聲音低沉性感:“剛剛冇注意到。”

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薑清臉上依舊很燙,房間裡的溫度也有些熱,她穿好鞋子,逃一般地往外麵走。

未曾料到,林默正站在外麵的辦公區域裡,看到薑清出來的時候,眼裡閃過一抹錯愕,隨後退後一步,畢恭畢敬地說:“少夫人好”

看到林默的那一刻,薑清臉上的笑容一僵,隨後尷尬一笑:“你好。”

-